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酷6期待化茧成蝶

发布时间:2020-02-11 05:45:26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作为视频分享网站领域的后来者,短短两年,酷6网成功跨越了带宽、技术、政府管制等一座座“高山”,并将盈利目标锁定在2009年。事实上,不论是酷6还是整个网络视频行业,都在期待着“化茧成蝶”的一天。

近日,本报总编辑孙定走进酷6网,与其董事长兼CEO李善友共同探讨了视频网站的发展与未来。

转变角色 逆境立足

你为网络视频领域的后来者,酷6能够稳定立足,并在某些方面领跑,心态的转变和有效的策略缺一不可。

孙定:你从搜狐总编辑的位置转身创业,肯定需要突破很多心理障碍。要有勇气放弃平稳的生活,还要有冒险的勇气。你是如何完成这种心态和角色的转变呢?

李善友:我在搜狐用了半年的时间来决定要不要创业,最大的障碍就是心态问题。对总编辑这个位置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虚荣心。社会地位高、很受人尊重、年薪和收入也都稳稳当当。有半年的时间我都在想: “我离开这儿行不行?”

后来终于想通了,因为我在搜狐,虽然是“身穿黄金甲,手拿黄金刀”,但守着的那个金光闪闪的黄金殿却不是自己的。到江湖上去,虽然手中剩一把“菜刀”,只能乱砍一通,但无论砍下的是一片山还是一片湖,都是自己的。我可能命中注定是个折腾的人吧。

人的虚荣心往往被绳子勒着,位置越高,勒得越紧。之前我一直担心解下这个绳子,会不会摔到地上去?后来我做好心理准备,摔到地上也无所谓,结果当我解开这个绳子时,不但没摔跤,反而飞起来了。

孙定:互联网产业范围很大,当时怎么会选择在网络视频领域创业呢?

李善友:因为2006年号称中国视频元年。一方面是硬件的成熟,当时宽带普及率达到了2/3。这就好比路宽了,车速也能加快,这意味着视频有了被广泛使用的可能。另外是Web2.0用户上传模式的出现。网络视频发展的软硬件条件都具备了。

其实之前我连YouTube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感觉视频是大趋势,一定要做。比尔·盖茨讲过一句话:“5年以后,可能大家都不会看电视了。”

孙定: 酷6成立两年了,这两年的发展进程是否符合你的预期呢?现状如何?

李善友:我们是2006年9月10日正式上线的,跟当时的土豆、56以及优酷相比,资金少,起步晚,相当艰难。

这两年中,有三个策略对酷6的发展是比较关键的。第一策略叫“有钱一起赚”,我们是国内第一家跟网友分享广告收入的视频网站,网友把他的作品传到酷6,我们在后面放一些广告,广告10%~50%将与网友分成。这个模式对酷6早期推广非常重要,网友不但是内容提供者,还会到处去推广酷6的服务,成为我们的推广人员。并且,通过这种模式我们吸引了一大批高端的原创作者。现在酷6的上传总量在同类网站中是最大的,每天有6万~8万的上传量,有6万多个原创作者,分布在3000个行业。

第二个策略我们称之为“创业大家做”,很多客户希望把他的产品广告植入视频中,在互联网上流传,就像冯小刚拍的很多大片都有移入广告一样。我们帮伊利做了一个“创意视频大赛”,让用户参与广告制作,英文叫Users Generate Advertising (UGA)。这种模式成为我们早期收入的来源,因为通过“有钱一起去赚”,酷6已经吸引了大批原创作者,我们鼓励这些人帮助广告客户量身订作视频短片。在这个模式帮助下,2007年酷6的广告收入达到了2500万元,在行业中遥遥领先,几乎比所有的竞争对手加起来还要多。

最后一条是“与巨人共舞”,我们清楚一个新网站要立足很难,也知道门户网站的力量,所以酷6跟新浪、网易、搜狐有很多的合作,尤其是2007年5月我们跟百度的合作,极大提升了我们流量。

现在,酷6的上传量、原创作者量在行业中都是最高的,流量也位于前列,收入更是遥遥领先。

认清形势 跨越“高山”

带宽成本、版权问题、政策规范被认为是视频网站面临的三座“高山”,企业在苦练内功的同时,也需仔细审视“高山”的本质,以发现攀登的捷径。

孙定:中国的网民已经达到2.53亿。网民越来越多,为保证现有的用户体验,带宽的需求必须增长得非常快。互联网产业是否也像平面媒体一样,存在“有效发行”的问题?视频网站对带宽需求很高,这个成本问题酷6如何解决呢?

李善友:确实,互联网也存在“有效发行”的问题。从纯商业角度考虑,把北京,上海两个城市100%覆盖就足够了;而一些偏远的地区,因为传输成本高、用户量少,从商业角度来讲推广的确不合算。

对此,我们有一个指标,叫做“单位播放成本”,计算单位成本跟收入的关系。怎样降低单位播放的成本,提高单位规划的收入,是我们重点研究的一个问题。

我们确实要控制用户增长,选择重点地区即二线城市以上的地区来发展,而不是全面的发展。我们经过测算,虽然占用带宽的总量越来越多,但是单位带宽成本是在下降。因为技术在改善,服务器成本也在逐渐降低。以现在的用户情况来看,我们盈亏平衡点将出现在2009年。

孙定:当初Google在并购YouTube时,我注意到Google几位老总的言论中提到Youtube以后面临的主要挑战将会是版权问题,我相信你对此也有思考,现在这个问题是否严重?怎么解决呢?

李善友:中国跟美国的情况不太一样,美国版权问题严重一些,政府管制属于比较弱的因素。但中国首先面临着政府管制的问题,其次才是版权。

我们是第一个拿到视频牌照的视频网站,未来我们在内容方面也会进一步规范化。但是网络视频行业比较特殊,因为内容多是用户上传的,我们没有办法保证所有的内容都不涉及版权问题。法律上有个“避风港”原则,比如说你上传内容到我这里,后来有人起诉说这个东西是他的,如果事实证明是他的话,我们会把这个东西删掉。

再者,版权问题属于一个相对比较模糊的领域。整个互联网行业、从业者以及法律部门,都在思考怎么处理。但很多年以来,方法仍不清楚。这是个历史性问题,如果现在说百分之百禁止用户上传,这个行业就被“一棍子打死”了。

对版权问题,我相信大家会逐渐找到一种共生共荣的方法。这是发展中的问题,也是商业模式的问题,绝对不能“一棍子打死”。

孙定:你也提到了政府管制问题,现在来看,政府管制正在趋紧,这种趋紧的政策,对酷6的业务发展有没有影响和限制呢?

李善友:我觉得政府管理对规范行业是一件好事。因为政府制定政策的初衷肯定不是想限制这个产业发展。政府后来对56号文出台了补充规定,说政策出台前的网站可以申请视频牌照,之后的民营网站不能申请牌照。之前的民营网站,竞争中已经淘汰了大半,只剩下少数几家还在做。中国互联网人数很多,但是商业价值并没有特别大,一个行业中企业过多,整个市场就乱了。反倒剩下几家、十几家的时候,政府可以把这个行业规范起来,净化市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另外,有人说互联网“很黄很暴力”,这种现象的确存在,因此视频行业没有第三者规范是不行的。如果不规范,整个行业的道德水准都会下降。政府给出明确限制,大家需要动脑筋的地方就是怎样把正版的内容做得更出色,怎样编排更加精彩。这对一个行业发展来讲是非常好的。

抓住机遇 目光长远

酷6将北京奥运视为提升媒体地位的重大机遇,于是它抓住了。而要最终实现上市的目标,酷6还需要更多的机遇。

孙定:我知道你非常重视这次的奥运机遇,那么酷6的奥运战略是如何架构的?又期待借力奥运实现怎样的转变呢?

李善友: 首先在内容方面,我们投入大量资金来购买奥运视频的点播权,在宽带、硬件设施上投资也很大,现在带宽储备达到了250G,应急达到300G,其中有1/3是专门为奥运准备的。

针对奥运我们有一个七八十人的团队,他们大都出身于搜狐、新浪的编辑团队,可以说都是长期作战的战士。这个团队奥运期间两班倒,每天工作12个小时。这是在Web2.0基础之上做Web1.0的媒体,也是以无组织的网友上传为主要方式的Web2.0网站所不能想像的。

媒体跟人一样,一定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变得成熟。像搜狐和新浪,两家媒体在竞争中打得很激烈,也正是经由这些竞争,最终共同走向了成熟,同时带动了整修行业的发展。

以前每次世界杯和奥运会,搜狐和新浪都争得很厉害,彼此都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对此曾有人质疑说:“投入那么大,比赛完了,你掉下来怎么办?”。但事实来看并不会,网站一旦上了台阶,就可以在此基础再往上走,网站的访问量、收入都是如此。

孙定:你对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如何打算?我们发现这批Web2.0模式的互联网公司,如YouTube、MySpace基本都是被不同的公司并购了,这也被认为是创业者最主要的退出机制,能否谈谈你对未来的设想呢?

李善友: 成本、资金以及政府监管这几座“行业高山”跨过之后,未来我们要踏踏实实地把业务做好。首先,在基础设施方面,带宽、服务器还会继续有投入,以保证网友观看的速度和质量。第二,要在用户体验上加大投入,扩大我们技术团队,收购一些新技术,让用户用得舒服。最后,内容方面,我们会跟影视机构加强版权合作。

从管理来讲,公司经历了两年的发展,还需要加强自身的内部建设和团队文化的培养。怎样能更高效地“拧成一股绳”做事,需要我们苦练内功。

我现在还是拒绝被收购,因为它不是我创业的理想。未来,我们还是想走上市的道路,公司内部也有一个上市的时间表,不过这都取决于发展。最重要的是把握节奏,什么时候做收入,什么时候做用户,什么时候做营销、什么时候该做资源整合,我们心里都得有数。一切都得根据自身具体发展的情况而定,快当然好,如果需要准备更充分一点儿,脚步就不妨慢一些。

总裁感悟

从总编辑到创业者

在李善友眼中,酷6的工作其实跟搜狐差不多,都是在选择合适的内容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去。视频网站也要体现编辑团队的判断力,需要导向性的选择。

他还以媒体人独有的敏锐眼光发现了成本压力减轻的趋势,穿透了版权问题的迷雾,预见到了政府管制的利好。

这么多年做总编积累下来的优势仍历久弥新,以往安逸的总编生活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作为创业者,他声称自己没有生病的权利,两年不敢去体检;他曾一度丧失了笑容,一口气只能喘七分,憋得自己偷跑回长春去看二人转;创业之前在杭州六合山、小溪间,喝茶、看书的舒服劲他再也没找到过……

李善友说这次创业比自己从搜狐出来时预计的要困难“百倍不止”,也表示决不会劝别人创业。但是如果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恐怕他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还是他那句话,“我可能命中注定就是个折腾的人吧。”

2008年是视频网站的一个大年份。先是牌照的正式发放,后是奥运会首次实现了通过网络视频转播。网络视频似乎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李善友也迎来他人生的新征程。(许磊)

采访手记

“赢”的欲望

碰巧隔壁邻居就在酷6做内容,奥运期间每天看到他早早出门,深夜才回来。有时也会跑到我屋里来找我要创意。得知我要去采访“Kevin”(李善友的英文名),他还主动帮我完善采访提纲。

虽然新闻工作要求记者不带任何偏见地、客观地面对采访对象。但如此投入的员工,还是让我对酷6有了非常良好的印象。

被问及“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时,李善友给出的回答不是资金,不是盈利模式,不是政策管制,而是自身的团队建设。他表示,用越短的时间把这个团队锻造出来,自己就能越快解脱。

他说自己有一种骨头缝里的劲儿,一种“嗷嗷叫”、不屈不挠的劲儿,也希望能把这股劲儿灌输给整个团队。他将自己的企业文化定义为一个“赢”字:要有“赢”的欲望、“赢“的能力,最后才有“赢”的结果。

他用自己多年的职业经历告诫他的团队,要在绝望当中保持希望,无论面对多么巨大的压力、多么强大的竞争对手,即便毫无希望,但是仍要坚持。也许正如他所说的,“遇到困难,你躲了,就会永远失去机会。如果你不躲,哪怕不知道为什么坚持,只是为了坚持而坚持,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深圳筹划税务合理避税

深圳工作签证费用

广州筹划税务代理

工作签证延期

中山工作签证代办

中山工商税务网

广州注册公司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