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科技成芦山地震救灾中坚移动互联网催生新救援途径

发布时间:2020-02-10 23:36:43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汶川大地震的剧痛刚刚平复,地震再度袭向四川雅安。一名昵称为“meaningless_批话多” 的网友在4月20日早间8点8分发布微博称,“我以为我要死了!震中肯定在芦山县!我家房子已垮!”

这条微博是来自震区最早的消息。随后,官方消息传出:4月20日早上8点0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13公里,程度震感强烈。地震芦山县及周边地区通信、电力一度大面积中断。

几十分钟后,她再度在微博上发声:“还在摇!很多人被砸伤,全县房子已毁。天灾!很多亲戚联系不上,电话不通,生命脆弱。”

4月20日当天,她通过微博向外发布13条信息报告自己家附近震后情况。其中,在10点前发布了8条微博,这些微博的文字及图片信息几乎成为雅安地震发生两小时后外界能够获得的为数不多的信息之一。

回想5年前的汶川大地震,那时社交媒体在中国尚未兴起,人们更多的依靠互联网、电视和广播。从汶川到雅安地震,五年之间,基于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平台的救助力量汶川地震中还无法想象,而如今成为抗震救灾的新生力量,值得称道。

地震发生后,科技企业旋即表现出与众不同的担当。通讯运营商第一时间挺进灾区抢修通信线路,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第一时间捐款捐物,并通过自身拥有的科技手段助力救灾。

救灾进行时,在嘉许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多问题,比如互联网企业寻人平台不同步,信息芜杂无法甄别导致效率低下。社交媒体的两面性开始逐渐显露。信息的开放和互通多依赖单个公司的自觉性而缺乏统筹协同,互联网公司基于救灾的协调机制以及开放平台或组织的建设成为人们下一个需要努力的方向。

移动互联网和手机催生新救援途径

工信部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手机用户数达到6.4亿。到2012年底,这一数字已经达到11亿。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第二年,工信部于2009年发放3G牌照,才有了基于3G制式的智能手机,到目前,智能手机用户正朝着5亿的数字迈进。此前,在中国,基于2.5G的智能手机用户在2008年刚刚达到5000万。

毋庸置疑,智能手机用户5年10倍的增长,见证了3G的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也催生出一批以社交应用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应用。与电话和短信等点对点发布方式不同,社交网络的点对面以及多次传播的特性使资讯的公布、分享效率更高,覆盖面更广。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发生时,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价值已开始凸显,在通信网络陷入拥堵时,微博、SNS、智能手机应用软件等都被充分利用用以寻人救灾。此次四川雅安地震中,社交媒体成为外界了解地震消息的重要途径,也成为民众自发维护救灾秩序和舆论监督救灾工作的途径。

五年间信息发布优先权出现倒置,主流媒体让位于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与汶川大地震时通信运营商选择通过电视、网络门户、垂直媒体等播报抢修进展相比,此次运营商和设备企业都用微博第一时间通报进展,速度优于电视台和门户,甚至电视和门户的信息也来自于微博。

在官方媒体无法第一时间获得信息或者经验时,微博用户自发呼吁救灾中的注意事项,比如避让主要交通要道。用户还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发布地震后的自救措施、地震的救援事项供其他用户参考。因为经历过汶川、玉树等大地震,人们的经验更足,应对地震灾害更为冷静。

与此同时,在微信上,一批微信公众账号陆续开启。“芦山地震救助账号”发布四川雅安芦山震区的最新状况、救援信息、寻人和报平安资讯。四川雅安市宣传部也开启“四川雅安”作为地震信息的官方发布平台。四川卫视雅安热线、央视评论这些公众账号与四川卫视、央视新闻频道等实现信息联动,全天滚动播报消息救灾寻人。

数据的价值更加凸显。地震发生后,电话无法拨通,但有多位网友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消息,通过微信报平安和互通信息。“微信群里, 各种信息互通, 包括机场信息、 地震的确认信息、各地的信息。”一位网友在地震发生后要出发去成都的说。

科技企业各自为战统筹缺位

在称赞科技企业创新的同时,两天之间,互联网企业也逐渐爆出在信息的互通上的问题。

在寻人平台上,谷歌(微博)基于已有的Find Person功能,率先推出寻人服务。百度、360、搜狐相继上线寻人功能。但由于各方数据不协同,信息良莠不齐,真正能通过这些平台寻找到亲人的少之又少。

4月21日上午,周鸿袆坦陈,由于经验不足,360寻人平台还做得不理想、不完善,随后,他呼吁,各互联网企业应放下恩怨和纠葛,建议360、百度、搜狐等公司派出工作小组,一起工作,争取各寻人平台尽快实现数据共享,并最大可能保证数据的真实性。“我希望这成为互联网公司面对自然灾害的常规化协调沟通机制。”周鸿祎(微博)说。

对于周鸿祎倡导的开放,搜狗CEO王小川做出回应称,搜狗已经和搜狐打通了寻人数据,发挥搜索和媒体的各自优势,希望百度和360加入。新浪微博也表示,微博开放平台已放开调用四川数据调用。

这样的动作值得称赞,但还是靠互联网公司的自觉。从目前的情势看,目前科技企业的赈灾还处在各自为战的状态,各自动用自己的商业价值和科技手段进行救灾,科技企业界没有类似科技开放社区或者组织介入,各企业之间缺乏统筹和协同,造成了不必要的重复工作和效率低下。

一位互联网公司的人士表示,科技开放社区或者组织最大意义是成为一个平台,更高效整合资源,简化公益实现价值的流程,避免损耗,提升救灾效率。

问题是,由于互联网公司近几年大战频频,彼此多有成见,很难自觉主动地建立这样的机构。除此之外,谁适合担当这样的角色?

“最好是有公信力的组织,可以是政府,政府可以通过整合各种科技手段建立科技开放组织,但需要将整合过程透明化,否则会重蹈红十字会信用缺失的覆辙。”一位人士这样建议。

(责任编辑:蒙遗善)

小说 诛仙

鬼吹灯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