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移动互联网创业潮屌丝和他们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24 10:19:34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IT时报 章蔚玮

《异类》作者马尔科姆曾统计过美国高科技成功人士的年龄,发现很多伟大人物都生于1955年,诸如乔布斯、比尔盖茨、Oracle创始人埃里克森,和Sun公司创始人麦克斯利特。他认为,在上世纪8九十年代互联网风起云涌时,他们都正值壮年,大环境造就了他们。

乔布斯、比尔盖茨他们的出现和创业影响太平洋另一边,中国的许多年轻人,他们的故事被广为传颂。耳闻目染之下,他们决定在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时,让自己随着时期的步伐疯狂一把。

他们是一群草根创业者,他们出身在上个世纪90年代前后,他们不谋而合地选择移动互联网App开始他们的创业之旅,他们有着创业成功的热切期盼,也有着创业不成便就业的准备,但当下,他们正享受着创业带来的酸甜苦辣。

* Steve的故事

还未毕业就赚得第一桶金 初次创业获千万风投却失败

对诸多草根创业者来讲,能在创业之初就取得风投的青睐是非常荣幸的事。这样的好事就被85后男孩Steve遇上了,不过巨额风投却铸成了他首次创业时不能不深入牢记的惨重教训。

8年前,Steve考入同济大学软件学院,带着好奇懵懂走进了当时软件学院与苹果合办的苹果实验室。这段经历让他很兴奋,也促进以后一系列的冒险行动还没毕业就只身前往北京1家小公司,帮人做iPhone运用外包,从而赚得人生第一桶金。回到学校后,他和另外一位同学开办了工作室,专门接各种开发苹果小游戏的活。毕业前,很多同学忙着找工作,他却忙着找合伙人创业。

终究,Steve与江苏几位80后一拍即合,随即投入了移动广告平台的搭建,当时,国际上也不断冒出移动广告平台,其中有一家乃至拿到了十几亿的风投,由此引发了国内移动广告平台投资热。Steve和他的创业团队很快就拿到了来自煤老板的1000万投资,从没见过这么多钱!那时一个兴奋啊!

Steve坦言,对一群当时平均年龄26岁还不到的年轻人来讲,这无疑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接下来的进程就是疯狂烧钱。首先是盲目扩大,短短几个月,10几个人的小公司就迅速扩大为30个人的大公司。但效益怎样出,我们谁也没想清楚过。事实上,在后期的操作过程中,Steve和他的团队才发现在国内,人们对移动广告平台的接受程度是很低的,为了接单子,他们最后只能往里贴钱做业务,客户是满意了,但我们却入不敷出。两年时间,Steve和他的团队由最初的兴奋,变成茫然,终究是焦虑。这个进程非常痛苦,几近是整晚整晚睡不着。后来再想起,他觉得创业之初的大笔资金投入很容易让人脑袋发热,迷失方向。

终究,Steve带着疲惫失落回到上海,避开了父母的唠叨、亲戚邻居的质疑,一个人搬了出去。他们那一代人很不能理解为何你不去找一份正经工作,为何非得这么吊儿郎当?闭门寻思了半年以后,Steve决定重头再来。

现在,Steve和他的合伙人开始了新的创业征程,目标是做一个最精准的招聘类App。

前路漫漫,摆在Steve眼前的有众多未知。目前资金储备已不多,如果钱花完了,项目还没有起色,他又该怎么办?Steve也想过未来,如果到了30岁,创业团队还是没有起色,那我可能会去找份正经工作,回归到正常的人生轨道上来吧。

* Lucas的感悟

找到好合伙人比找媳妇难

对绝大多数的创业者来讲,找到一个匹配的合伙人,比通过相亲找到爱人的几率还要低。

今年上半年,Lucas还是1名鲜明亮丽的游戏经理人,坐在腾讯宽阔明亮的办公室里。但这个生于1984年的大男生不甘于只做大公司的螺丝钉,他想改变。因而在今年下半年,Lucas裸辞了,开始了一段想走就走的创业之路。Lucas爱旅游,常常阅读打折机票和酒店资讯,受此启发,他决定设计一款打折旅游资讯的App。他自己做运营,但缺一个技术人员,最好对方愿意技术入股。事实上,Lucas之前已和两个软件工程师达成了初步意向,为此他还几次奔赴杭州去面谈。但终究,一个技术人员要回老家去结婚,另一个要生孩子,瞬间都打消了创业的动机。

又要重新开始找,一轮又一轮,就和相亲差不多。Lucas说道。创业半年多来,Lucas觉得最艰苦的是找到一个适合的合伙人,要价值观相近,性情互补并且可以相互包容,都要有冲劲,光要做到这几点就很不容易了,简直比找女朋友还要难。

不过,对自己的产品,他却是信心十足。在前同事的牵线搭桥下,他目前正与一些行业内领头企业沟通,对方对他想要开始创业的旅游折扣类App非常感兴趣,如做成,他们应当会斟酌收购,或入股。

借着这段空余时间,他早上去附近公园晨跑,白天在家看书,偶尔学习炒美股,研究美国的公司制度。他发现,国内的创业者其实很多方面都做的不够规范,目前我们的创业者大多是口头协议,其实在国外,很多合伙人在开始就要协议股权,定下严格的协议,中途退出的股东其实是没法拿回全部的资金的,而且股权也不是单纯的几分之几,而是根据严格的协议来进行。

对未来,Lucas说,如果这次创业不成功,他会斟酌去小公司待一段时间。

* 志远的决心

再也回不去朝九晚五生活 这次不行,下次重来

时间是自由的,未来是可以掌控的,这是很多站在创业门外的人所畅想的美好创业生活。而89年出身的河南男孩志远的体会是创业以后,才真正感觉自己甚么都不懂,要学的太多,现在是他要追着时间跑!

志远学的是工程设计,毕业后进入工程设计公司工作一年,不断重复的工作让他觉得缺少挑战。那个时候,周围很多同学朋友都开始创业,这股氛围推着他往前走。在创业论坛、集会上,他认识了以后的创业团队,没有多想,他辞去了工作,加入了这个团队。团队的领头人是应届毕业生,平均年龄不超过25岁,大家凭着自己的兴趣,决定开办一家服装类电商。做了以后,才发现电商平台需要太多资源,需要太多专业运营知识,才发现自己甚么都没有!光凭一股冲劲投入的事业,终究以损失10几万而告终。

接下来的半年,志远选择沉淀,他说,互联网看似很近,其实很远。

第二次创业,志远和他新的团队经过了大半年的视察、调研后才重新启动。我们想做一个移动端的挂号预约,这一块的市场需求非常大。虽然起步会很难,但一旦网络搭建起来,后期一定大有可为。说起这一次的创业经历,也是第一次合作的合伙人在创业失败,回到香港后,在一家私人诊室做市场营销时,偶然发现私人医生会有很多碎片空闲时间,因而他就想能不能把碎片时间利用起来。因而几个人年轻人再次聚到一起,我们的App是想要让没有时间去预约挂号的白领能够通过App 找到当下附近有空的医生,半小时内就能搞定看病。这款App名为Dr Now,志远说月底就会上线。

说起现在这个项目,志远谨慎很多,我们还在不断完善,根据用户需求来调剂吧。目前,全部创业团队一共5个人,2个技术,1个设计,2个市场,大家都需要在外面做兼职,一方面是保持基本生活开支,2是补贴创业进程中的开消,除推行费以外,我们基本很少有开支。

这5个人没有固定的办公室,大家分头工作,需要时聚在一起。志远为了辨别工作和生活,决定将自己的办公点设在深圳的创业咖啡吧,每天早上9点到,晚上9点走,然后去健身房锻炼半个小时。这样的生活,他非常享受,我觉得又像回到大学,但又不一样。设计、移动互联网、营销,我觉得时间完全都不够用。

志远坦言,自己很荣幸,父母都非常支持他去创业,这一点与北方父母希望孩子考试、工作,或走仕途很不一样。目前为止,他还在计划参与进另一个创业项目,如果这一次不行,就换一个项目继续做。他说,他已回不到那个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了。

* 记者手记

有勇气留下足迹

采访很多互联网企业时,总是能听到采访对象提及创业计划,其中很多来自85后、90后的草根新人。创业这回事恍如成了某种行业的流行:没有太高的资金本钱,不需要正儿八经地成立公司,只要有人,愿意组成团队,说干就能干。感觉就和出趟远门一样容易。但实际情况是,各种问题总是接踵而至,而在这股创业热潮中,大部分年轻人也许未必能收获成功,但不轻易放弃的勇气却已足够让他们在这个时代留下独特的印记。

* 新闻链接

还有更多的Steve、志远、Lucas

根据创业邦研究中心推出的《2012年度30岁以下创业新贵调查》显示,超过50%的创业者在20岁~25岁开始创业。

年轻的创业者中,近50%还是初次创业,创业3次以上的唯一6%左右。他们的公司也一样年轻,成立仅1年的接近60%。同时,近90%的年轻创业者认为其公司刚具雏形,正处于初创种子期。超过85%以上的公司年收益不足500万元,取得投资的公司仅占10%左右,其中一半以上取得的是天使投资。近70%的年轻创业者,用不高于10万元的启动资金便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近20%在20万元~50万元以内,超过50万元的仅不到8%。

成都专业癫痫病医院

贵州看癫痫病的医院

成都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