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因为我们没有下辈子所以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1:01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当父亲帮助儿子时,儿子笑了;当儿子帮助父亲时,父亲哭了。犹太谚语

病人膏肓的父亲随时都会离开,姚金飞,这个80后男孩却要用一个让有些人觉得不可思议、有些人去口异常感动的方式,来为父亲最后的人生进行一场精彩绝伦的告别演出为父亲拍一部真正的电影!用爷儿俩都喜欢且自豪的方式向世界宣告:我们还可以这样爱父亲!

2011年3月,当这部名为《我的父亲》的电影在网上公布部分片花后,无数父母和子女被感动得潸然泪下

今年28岁的姚金飞,是一名北漂多年的普通演员。2005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曾在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里饰演何大康、《媳妇的美好时代》里饰演二愣子。虽然演技不俗,但戏份不多,姚金飞还不被观众所熟识。2010年8月,导演张黎拍摄电视剧《圣天门口》,姚金飞受邀出演戏份颇为重要的吕团长,他倾尽全力投入到拍摄中。

一天,他接到妈妈的电话:你爸爸住院了,他肺部有肿瘤姚金飞犹豫再三,跟导演说了父亲患病的情况。我从上大学后就很少陪爸爸,他为我耗尽了一生心血。我想去陪陪他。

姚金飞的父母是沂蒙人,多年前举家搬到青岛,姚爸爸名叫姚日现,57岁,是山东青岛城阳区一名忠厚老实的货车司机,年轻时他在大队里唱样板戏,把《智取威虎山》里的栾平演得令人叫绝。后来省里的剧团要他,大队却不放行。

就在姚金飞回去的第二天,主治医生找到他说:你父亲是肺癌晚期,最多还有半年时间那一瞬间,世界沉寂无声,姚金飞觉得恍如梦境,他更宁愿这是一场戏。

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涌上心头:如果他的生命真的只剩下半年,那么,将来我拿什么来慰藉我疯狂想念父亲的心?我要为父亲拍一部电影!我要把他的音容笑貌都留在这个世界!

姚金飞来到父亲的病床前,跟父亲撒了这辈子以来最大的一个谎。他对父亲说:我想让您跟我拍一部电影。我们找个很好的噱头,大家一感动,媒体一炒作,您儿子我就火啦!他告诉父亲,电影的噱头就是:其实只是有良性肿瘤的父亲,假装患上了癌症晚期。他一直在外打拼的演员儿子得知后,放下大好前途回到父亲身边陪伴他,并在父亲生命中最后的日子里,为他拍摄一部名叫《我的父亲》的电影

说服了父亲,姚金飞开始写剧本:一个老实巴交的父亲,为了让儿子在城市长大,20多年前携妻带子从沂蒙大山来到青岛。多年来,他在青岛阳城某建材市场外做货车司机,每个月至少有三次或是更多,这个父亲会趁着送货间隙,一路小跑赶到银行,为他在北京上大学,后来毕业在北京当演员的儿子,汇去100元、300元或者500元

与此同时,总是早早地花完生活费的在北京的儿了,正轻松自得地享受青春时光,做着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许多异想天开的白日梦

两代人有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生活方式和人生梦想。父亲因为儿子的存在任劳任怨,他相信儿子终会一举成名;儿子想当然地认为,父亲永远都是那高高挺立坚不可摧的沂蒙山,会永远在他身后守候......

整整三天三夜,姚金飞不曾合眼。3万多字的剧本终于成稿了。但是,拍电影没那么简单。群众演员、拍摄器材、灯光师、摄影师、资金,他什么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拍摄器材,没有一个公司愿意免费提供昂贵的器材给他。就在姚金飞几乎要绝望时,他收到了一封邮件。青岛邦氏名作影视公司的老总明辉,让姚金飞把《我的父亲》剧本发给他看看。第二天早上,明辉让他去公司洽谈。姚金飞的剧本打动了明辉,因为他的父亲正是因患肺癌去世的。价值百万的拍摄器材借到了,期限是5天。

专业的摄影器材,必须要有专业的摄影师和灯光师。几个月前,姚金飞曾到日照客串过一部戏,认识了著名灯光师白茅、摄影师刘浠彬。说认识,其实也仅仅是一面之交。姚金飞给他俩打了电话。两人异口同声答应了,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为了我们的父亲。

有几个大学生偶然听到姚金飞的事情后,主动来当助理和演员。

剧组上下一共20多口人,姚日现以9000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赖以为生的货车。他给了儿子5000元:不能让大伙饿着,得让你那些远道而来的朋友住酒店。但当姚金飞要去酒店时,大家都说:就在你们家打地铺吧。90多平方米的房子住不下,姚金飞就带他们去25元一晚的洗浴中心。

父亲整天都兴高采烈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为自己拥有这个朋友遍天下,说拍电影就能拍,而且还能让自己当主角的儿子感到无上光荣。

这是一部耗不起的电影。器材只能使用5天,北京的摄影师和灯光师还有大堆的任务在身,其他群众演员也有各自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姚金飞发现父亲的脸色越来越差。

这天晚上,当姚金飞回到自己房间时,发现父亲正在里面为自己整理行李箱。山山,爸爸能为你做的,也都做了。你早点回北京吧,不能耽误你的工作。那一瞬间,姚金飞突然明白了,父亲可能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了。

是的,早在儿子说要为自己拍电影时,姚日现就识破了儿子的谎言,也看清了儿子的良苦用心。

这部电影,姚金飞最后决定更名为《我的父亲之天堂电影院》。姚金飞说:我们没有下辈子。爱同样没有来生。所以,一定要在父母有生之年,用我们最好的方式去陪伴和报答他们。这种报答,对有些人来说,是事业稳定、踏实生活和常回家看看;对有些人来说,是带他们阅名山大川,吃天下美味;对有些人来说,则是用深沉而真挚的反哺之爱,圆父辈们或简单或壮丽的一个梦!

佛山工服制作

订做工作服装

崇左订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