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利芬日记创业第一周

发布时间:2020-02-11 08:34:16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当王利芬还是央视知名创业选秀节目《赢在中国》总制片人兼主持人的时候,每次在录制现场,看着身边形形色色各怀雄心的创业者,总有那么几分钟,王利芬会不由自主的走神,悄悄想,“如果我是他,那会怎样?”

现在,“如果”成为了现实。这是她创业现实的第一周。

2010年3月17日,农历二月二,龙抬头

高调上线

午夜零点,北京Soho现代城顶层一座上下两层1900平米的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一群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正在等待一家新网站上线的一刻。王利芬在自己的博客、微博和开心网上分别按下了“发布”键,发布的内容是同样的,“我已辞去央视公职,创办优米网。”

王取得了她想要的关注度。早上十点钟,网站浏览量爆涨致使带宽不够、视频无法播放。数据显示,优米网第一天的PV值60多万,居然一举冲到全世界排名600多位。

18点31分,投行人士王冉发表微博帮王利芬拉人气:“晚上八点会和利芬在线聊跳槽、职业发展轨迹、大学生就业和创业等话题。看不看这场访谈没关系,大家多支持优米。”

20点,导播间,王利芬一边调度直播现场,一边用手中的iPhone(手机上网)跟微博里的优米网友互动。直播开始,人手不足,所有人都一片手忙脚乱。

等直播后开完会,王利芬回家已近凌晨一点。

前传

2007年10月 阿布扎比

You must go

那个月,在阿布扎比,王利芬参加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青年领袖培训计划。一天上午,他们进行了一场分组培训,每组都由不同国籍、文化背景差异极大的人组成,每个人轮流谈出自己生活中最大的困惑,由其他组员帮助出谋划策。

那时候的王利芬正为电视观众的流失而苦恼。因为她发现,当回到家时,晚餐过后,自己、先生和孩子居然每人都对着一台电脑上网,却没有人打开电视,哪怕是她自己这个做电视的人,这让她自己都觉得惊奇。有一天,原来的奥美总经理李宏告诉他,自己因为看电视而被儿子嘲笑为“你怎么这么土”。虽然王利芬相信电视还有它应有的受众,但她也意识到,电视的奶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互联网新媒体渐渐拿走、蚕食,他们尤其正在失去那部分有知识有追求的年轻人和有创新能力的中年人,而这群人正是《赢在中国》的主要受众,也是广告业最为看重的客户。

“You must go!”当王利芬说出自己的困惑时,同组里其他四个来自德国、沙特的组员全部毫不犹豫的这样劝她,早点离开电视台。后来,她在博客里说:一个人一生可以犯很多错误,但有些错误是不能犯得,那就是误读时代的错误。

但当时正是她一手创建的《赢在中国》风生水起之时,第三赛季已经安排就绪,2008年的计划亦已启动,她暂时无法放弃一切一走了之。

2010年3月18日,优米网上线第二天

史玉柱的时间更值钱还是犀利哥?

王利芬简单总结了一下优米网上线第一天出现的问题,决心在各大招聘网站贴出招聘计划,补充人手。

不像大量的视频网站,自称web2.0的优米网不支持上载。王利芬认为,多少视频网站都被上载拖得难受死了,不仅是因为带宽成本,更会面临内容审查的噩梦,而内容原创的优米网却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只需要找几个人维护一下论坛,看看直播时的发帖便可以,连版权费都不需要支付,这就同时绕开了视频领域最头疼的带宽、审查与版权三大问题。

优米网现在人气最旺的是拍卖名人时间栏目,这在王利芬的意料之中。在一天时间里,史玉柱的三小时时间的拍卖价已超过五万,后来,这个数字又攀升到123459元。

当初王利芬跟史玉柱聊起,她想做一个中国版的巴菲特午餐,拍卖名人时间,既能给那些想与商业领袖交流的人提供一个通路,又可以将拍卖所得用于慈善事业。其实她很想向史玉柱提出拍卖要求,可是却羞于启齿,没想到史玉柱主动开口,“不然你就拍卖我吧。”

史玉柱、俞敏洪等一干知名企业家,是王利芬这么多年在央视积累下的商界人脉资源,势必会被王移植到优米网平台上。王心存高远、善走高端,她赋予优米网的使命是“服务国家与知识群体”。当她面对网民投票选出的最想拍卖对象:网络名人“犀利哥”时,她有点哑然,知识份子王利芬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拍卖对象。

前传

2009年11月-2010年3月 北京

电视与互联网怎样爬向对方?

当王利芬已从央视办好辞职手续,11月中旬,这个名叫“优米网”的电子商务网站框架已成时,王却发现,自己这个看似高明的创意根本没有经过市场调研,抽象的“成功学”难以定价,即便定价也无法量化效果,用户不愿意付费,没有人愿意为这个C2C买单。

“其实一个传统媒体的人,向新媒体转换是非常困难的。”王利芬把她的转型历程比喻成“盲人摸象”,“你刚开始进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摸不到边,你不知道这个地方有多远,有多深,你跟它的差距有多大。你摸到这块似乎很像,其实都不是。”

为了摸清楚电子商务的模式,2009年12月初,王利芬专门跑到eBay去待了一个星期,就像当年她去CNN学习时那样,向各个环节的负责人请教。直到12月7日,王利芬从eBay回来,毅然决定关掉当时的优米网。这是她向互联网交的第一次学费。所幸,这个过程让她磨合了团队,一些互联网相关的人才开始慢慢加入。

经过新的调查,王利芬发现人们希望的是更多知名的专业人士向他们传道授业,至于付不付费还另说。想请到这些名人,对在央视积累了这么多年人脉资源的王利芬而言不成问题,但这些名人来得多了,不就变成了B2C,成了网络电视了么?于是,王利芬从C2C的路上爬了一圈,又重新回到电视的轨道上,只不过这次是网络电视。

就这样,一开始那个C2C式的电子商务网站,成为今天这个网络电视平台的样子,优米网死过一次,又再生了。

2010年3月20日,周六,天气沙尘,优米网上线第四天

优米网不是CNTV

清晨八点的北京,满城飞舞黄沙。王利芬皱起眉头,如果不是要赶去录制优米网的新节目《创业门诊》,她真不想出门。

下午两点,从化妆间出来的王利芬走进演播室,周围一切都再熟悉不过。几个月前,她也是在这同一间演播室,只不过录的是她在央视主持的那档叫做《我们》的节目;旁边准备帮创业者号脉开药的嘉宾是她的老朋友、知名VC邓锋,连待诊的创业者都是当年上过《赢在中国》节目的老熟人;导演和录制部负责人都是当初《赢在中国》的老搭档。有那么一刹那,你甚至会以为这是央视的录播现场,一切看上去与王利芬以前做的事情并无二致。

但不同的是,节目的视频信号分为两路,一路是硬盘,这期以电视品质录制的节目将会在优米网上上传,很可能有一天你还会在iPhone上面看到它,在优米网与他们的合作谈妥之后,如果优酷土豆这些视频网站也对节目有兴趣,也可以买走上传;另一路则是磁带,为未来在各个地方电视台的播出框架做准备,如果王利芬的老东家中央电视台也有意购买那自然更好不过,但那恐怕要等到制播分离推进得更加深入之后。

2010年3月21日,周日,优米网上线第五天

这里很快就会坐满的

王利芬今天不用化浓重的上镜妆,也不用端着横平竖直的姿势,字正腔圆地跟人说话,这让她看上去更像一个创业者,而不是一个主持人或者制片人。

市场部总监孙源源手上拿着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工作单来找王利芬谈事,上面列着从早上开始的工作安排:更新优米网微博、博客,联系网友,招聘面试……今天的孙源源右眼又红又肿,大概是急性结膜炎。她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工作到午夜,实际上整个优米网团队都是这样。

这些天来,王利芬何尝不是陷在这些事情里无法抽身,无暇抬头看看四周,或者停下来思考。以她对创业的了解,她知道这是每个创业初期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但这依然让她有些许的恐慌,怕对未来做不出正确的判断。

今天是她与《中国企业家》约好的日子,这是优米网上线以来她第一次有时间坐下来接受一次安静而深入的采访。她坐在那个1900平米的办公室里,墙面和沙发都是黄绿两色,就像优米网的银杏叶logo那样。上下两层,四处都是植物,墙上、桌子上、天花板上、地上,绿萝、吊兰……各种各样的绿植排列在一起,让这里看上去有点像一座温室,完全不见普通创业者的简陋与窘迫。这像是一次豪华的创业。王自我解释道,“我不是处在为生存需求而创业的阶段,我投入自己和家庭的所有积蓄再找朋友借钱做这件事,这是一种个人价值实现的需求,这是我与普通创业者不同的地方。何况我们是创意产业,环境好一点才能激发大家的创造力。”

王利芬的团队已有50多人,现在正在大面积面试,很快就会达到80多人。她指了指办公室里空着的一片座位,说:“明后年可能就是100多人,整套房子可以装进300多人。”

筹划税务方案

注册公司经营范围

广州工商税务代理记账

中山注册公司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