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啸早期投资必须要信任创业者

发布时间:2020-02-11 06:55:41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除了天使投资人这个身份,王啸的另一个标签是,在百度包括李彦宏、徐勇、刘建国等7人在内的“七剑客”、创始团队元老之一。

从2000年底进入百度,到2010年11月离开,王是离开百度的第6个“剑客”。彼时,他34岁。这一转身,他没有去创业,而是做投资。

“为什么没有去创业?出来,我年纪有点儿大了,创业的机会成本对我来说会很高。再说,在百度高举高打,待了那么长时间,完全沉到一个小公司里一点一点嗑,觉得其实有难度的。”

“我想不如一步到位做投资算了,而且是做早期投资,其实跟创业、兴趣挂得比较紧。”4月2日下午,在位于清华同方科技广场的Maan咖啡馆里,王啸以以上两段话作为开场白。

两年间,王啸及其后于2011年初创立的九合创投,在移动互联网、互联网、电子商务三大领域投了20个项目。其中,已有5家公司完成A轮融资。

与生活相关的服务应用和基于安卓平台的价值挖掘,是王啸所看好的投资领域和兴趣点。北京亿思创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思)便是王一年半前投过的公司,其产品做的是基于安卓平台的“ES文件浏览器”(以下简称ES)。

王啸的一位同事是ES的UI设计者。经他介绍,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王啸约亿思创始人晓宇在北京五道口一个咖啡馆见了一个面。

“标准的IT男!”这是晓宇留给王啸的第一印象。“胡子拉碴,衣领不够整洁,看上去不太修边幅。”

但就连王本人,也不太稀罕自己的IT男身份。他对特别技术化地去思考一些问题的程序员,不怎么苟同。在北京邮电大学通讯系上学时,王啸在阅读方面的兴趣点,更多地放在文史哲方向,“什么程序开发、编程的基本原理其实差不多,我觉得不是太难的事儿。”

这次见面开端并不惊喜,但事未至此。在咖啡馆聊了会,王啸发现面前那位不修边幅的“IT男”,不只是一个技术控,交谈中晓宇对一些事的思考角度其实很全面,“人够聪明。整个素质很全面。”

王啸当时想好了要投亿思。

晓宇第一次见王啸。彼时,ES在谷歌市场的用户下载量是一两百万,而不是今天的5000万。2009年,亿思创立;2010年晓宇见王啸。对于一个技术类的初创公司,钱——肯定是需要的!

但这次会面,投资的事没谈成。在王啸的描述里,当时晓宇对拿不拿投资人的钱,怎么个拿法,该拿多少,蛮淡定。

“他当时给公司的估值大概是2000来万,对我来讲压力比较大。”此后,过了两个星期,王啸找百度的那位同事,希望撮成这笔投资。结果,还是没成。 “……(晓宇)对公司融资的事尤其理性。”4月2日的北京,有着明媚的天气。这天下午,王啸坐在咖啡馆的木椅子上,聊此话题有感而发。

王啸一直不想放弃这个项目“安卓市场增长特别快,(ES)这样的产品处在一个很好的趋势里,它会有一个特别快的、长远的增长。”

两三个月后,王啸再次见了晓宇。

大致的一个谈话内容是,你们还是希望有一笔资金扩展团队,而我们还能把公司架构搭得更好,如此云云。最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王啸主投并联合了其他未具名的三位天使投资人,给了亿思25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250万投出之时,王啸没有去亿思的办公场地。“当时,我根本就没去过他(晓宇)的办公室一次。对于一个早期公司来讲,去不去其实我觉得不那么重要。”他觉得,初创型公司也不会编造一堆虚假的数据忽悠你,也没啥数据好看。企业在早期,相对来说大家比较诚信。

除了项目本身被看好之外,王啸说:“投的,其实是人”——他做事够专注吗?因为只有专注,他才有可能在一件事情上愿意有多种尝试和探索;此外,这个人感觉不是飘在空中,而是用当前的业务表现验证自己所做事情的能力;还有这个人的思路、逻辑够不够清晰,“否则,我感觉很难做成事儿。”

在百度,王啸是第一代搜索引擎的代码编写者;除此外,“百度工具栏”、“千千静听”、“百度Hi”这些明星产品也经他之手而问世。不仅如此,王啸在百度将近10年的时间里,换过六七个岗位。从百度后台服务器架构系统运营、大客户销售团队,到产品管理、企业搜索软件事业部以及客户端软件部,以及后来的百度无线事业部,他都是负责人。

“百度的整个IDC体系、测试体系都是我搭建起来的,就是说从机房、设备、运营这些部分(都参与了)……”

无论是技术功底,还是对于一家互联网企业其业务上的运营能力,王啸较之他所投的一些互联网公司,或不同程度上要略胜几筹。

不过,一些被投公司的创始人却说,王啸极少对具体的项目进行干涉。以卖手工、原创设计产品的哇塞网去年夏天获王啸的天使投资。4月6日下午,创始人赵径文在公司所在地的北京酒仙桥,一看上去挺像个车库的办公室里为此哈哈大笑后说道,“王啸给钱后,大半年没来过公司了。当然,每周四中午在城西有个饭局,来的是被王啸投过的人算是以此作个交流。”

王啸说,肯定会适当参与被投公司的运营与管理,譬如讨论产品、运营、融资等“在大的方向上一起沟通,但绝对不干涉。”之所以适当参与,是因为他觉得,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打电话过来,不理他也有问题。他会觉得你光投钱,是吧?但钱对他来说,或帮助并不大,“创业会有感到孤独、压力大的时候,我觉得作为天使投资人要起到些支撑性的作用。”

“但我们也明白,其实这个事儿我之所以投他,是因为觉得他能做成而不是我们能做成它。早期投资你必须要有信任感,我把钱打出去,一般不会查对方公司财务的事儿。我们不是煤老板。我们也不是财务投资人,非得把公司控制住,没意义——公司只有靠它自己的能力长大,帮它融资,帮它干这些、干那些我们不过是辅助它而已。”

赵径文在未见王啸之前,对天使投资这事他个人的思路其实就已经很清晰、态度也够鲜明:“如果你要过多插手公司的运营那不行;投个两三百万,我不可能要,我自己就可以解决掉哇。”

去年春节后,哇塞网便开始从2008年赵形容的“苦逼B2C模式”转型为一个C2C的轻模式。“我们在一个新的模式下,又从零开始。”赵径文说,要转得彻底就意味需要资金进来。

赵径文一直在和机构谈,而没打算要天使的钱。但他发现,机构投钱推进的速度很慢;7、8月团购网站泡沫初显,他发现此刻要他们再投钱,这事变得越来越遥远。

这个时候,赵径文在北京的上地见了王啸。介绍他们认识的,也是王啸在百度时的一位同事。赵回忆,王啸一直对社会化电商很感兴趣,在上地他们也就聊了10来分钟,“说了下我想干什么,他稍微了解了一下我们的情况,后来又见了一两次面,我提了个价,他砍了一下,OK!这事就谈成了。”

王啸比较认可做电商的轻型商业模式,“大量库存、大量进货,完全靠进销之间的差价和拿融资的钱打市场的公司,很难生存。”

去年他在谈投资哇塞时,对赵径文说,他单笔投资的极限一般不会超过300万。最终,哇塞获得天使投资是多少钱呢?赵没有说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暗示在500万~600万左右,“王啸占的股不算多。”

占股上,王啸投过的那些公司,他说通常在15%左右,“最高不会超过25%,少了我也不会干呀。”而九合创投的出现,会不会因为平添了运营费而提升被投企业的占股比例?王觉得他们现在还不至如此,因为一年的运营费用也就100来万,3个全职人员,3个顾问,连办公室都没租,聊项目就在咖啡馆里谈。

“大家主要还是想投项目,而不是为了年薪多少万在一起,不需要大笔资金做运营,以至天使VC化。”

“因为是天使投资嘛,我可能对回报期的需求不是太高,8年吧。退出,可以是企业B轮融资的阶段,也可以是被收购和IPO的时候。”

中山筹划税务意义

深圳注册公司注销

中山工商税务官网

深圳筹划税务网